他山之石
您现在的位置:邦泰人力 > 他山之石 > 职场过劳成普遍现象 上班族 如何平衡事业与健康
职场过劳成普遍现象 上班族 如何平衡事业与健康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著名足 球评论员陶伟昨天(28日)死于山 东济南倪氏海泰大酒店。济南公 安调查后认为陶伟死因为猝死。

就在8月1日,年仅25岁的浙 江电台主持人郭梦秋在家中突发心肌梗塞,经抢救无效辞世。郭梦秋 曾经在微博中说到压力大。可以说,媒体人 工作压力巨大已不是新闻,中国之 声特约观察员叶闪:

叶闪:一般来 说记者编辑的手机都是24小时不关机的,在很多 地方可能这是属于不成文的规矩,实际上 在媒体行当里面这是一个成文的规矩,因为24小时随 时可能领导或者下属找不着你,就有可能给你打电话,因为有突发的消息,你在床 上是起来还是不起来,很明显 长期这样工作的话会对健康有影响。另外一个,媒体可 能跟别的行业有一点严重不一样,农民种 地可能一年收成两次、三次,他有一个季节,工人有 个非常严格的科学规划,什么时 候出某一批产品,有这么一个流程表。但对媒 体来讲的话这个收成是一天收一次,而且可 能质量的考评的话要求还非常高,如果当 天任务完不成就有可能要开天窗,媒体的同行都知道,开天窗 是属于严重的事故,你就不 可能在这个行业里边干了,所以每 个人心理压力都非常大。

工作的 过度压力不仅在媒体人中蔓延,很多国 家的企业白领都面临“过劳死”的危险。调查显示,有57的香港白領每天工作9小时或以上,有42的香港 雇员每周超过三次把工作带回家中,以便继续完成工作。在香港 的大学里工作学习多年的秦先生对此深有感触。

秦先生:在香港那边大学教授、医生、律师的 收入一般跟公司高管是不相上下的,一般来 说教授差不多有百万年薪,副教授 也是接近这个数目,拿钱很 多但是工作的压力其实是很大的。据我所 了解的那些教授,他们平 时除了要做自己的科研工作之外,还要给学生开课,自己还 有一些文章要写,他们几 乎每天都工作都很晚,平均每天工作都在10小时以上,甚至连 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很多人 几乎每天睡觉只有5、6个小时甚至都不足。

在日本,很多企业普遍存在“过度工作”的情况。1994年,日本劳动省正式把“过度工作”列为“职业灾害”。旅日华人黄学清:

黄学清:在日本 过劳死员工的家属除了可以申请工伤赔偿以外,还可以 依据日本民法典的规定要求雇主承担损害损害责任,日本最高法院曾在2000年对日 本最著名的广告公司电通公司的员工过劳自杀一案做出判决,判定电 通公司对员工因过劳自杀承担责任,这是日 本最高法院在过劳自杀问题上做出的第一个判决,因此意义重大。随后日 本司法机构又相继在一些过劳自杀案件中判决雇主向员工的家属支付损害赔偿金,这些损 害赔偿金数额巨大从7千万日元到1.6亿日元不等,通常高 于一般工伤赔偿的额度,这对于 敦促雇主关注员工的精神健康状况,严格控 制加班时间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余浩:美国的 职场保护应该算是做的不错的,因为美 国的工会组织多如牛毛,力量也很大,对各个 方面选举也有很大的影响力,所以有 些行业比如教师的行业工会的势力就大到学校一般都不好裁员的地步。平时我 们经常开车在高速公路上,可以看 到美国的这种修路的工人很多情况下是人家上班他也上班,人家下班他也下班,根本不 会考虑到说为了避免交通堵塞而选择反向的操作。对于工 人因为因工受伤或者生病的补偿,每个州 的法律不太一样,但是基本上都有规定,相关的规定,基本上都会得到补偿,不论是谁的过错地,但是得 到这些补偿以后,工人就 没有权利再去起诉雇主了。在平时 的工作中一般情况下是私营的企业比较严格,在半官 方的企业或者政府部门中比较宽松,经常家 里有些什么事或者学校有什么活动需要家长出席的请个假就去了,至于说 政府部门那就更宽松了。

如何在 生存的压力与健康的需要之间平衡,似乎已 经是每一个在现代职场打拼的人需要思考的问题。北京大 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周子君:

周子君:通常他 们都是会有一些疾病或者一个潜在疾病,通过劳 累或者其他感染或者其他的一些原因加重引起的猝死,正常的 人一般来说有一个极限,特别我 们加班加点需要注意,现在低龄化的问题,30多岁、40多岁都 因为促发性的猝死引起了很多问题,所以这 块的话自己的生理极限一定要注意,他自己会有一些感觉,因为你 年轻的时候比如20多岁的时候,身体代 偿能力是比较强的,那会累 的时候会马上恢复,或者它 不至于引起生理极限或者引起死亡,但是到30、40岁的时 候就不太一样了。

来源:中国广播网

 

cache
Processed in 0.004879 Second.
友情链接:    荣耀棋牌   百盈彩票APP下载   腾讯棋牌app下载二维码   天下棋牌   网易彩票